【资料】“ 通识教育”概念内涵

lml

作者:李曼丽 汪永铨

从上世纪30 年代中期起, 大学常常把恢复与共同必修课程有关的各种教学改革、实验冠以“ 通识教育”之名。专家学者也越来越热衷于讨论有关通识教育的理论和实践问题, 有关文献非常之多。关于通识教育的内涵, 在已有文献中的表述是多种多样的, 迄今为止尚没有一个公认的、规范性的表述。各种文献及各个作者对“ 通识教育”概念的内涵几乎都有各自的界定。正如厄瑞克( A. C. Eurich) 指出的: 每一个使用这个术语的人的头脑中都有某种限定性的概念。因此可以说有多少个作者探讨过通识教育, 就有多少种关于通识教育内涵的表述。亚瑟.列文( Arthur Levine) 在本科课程手册( Handbook on the Undergraduate Curriculum, 1978) 中曾集中列举了10 余种关于通识教育涵义的表述, 其他著作中有关通识教育定义的表述也极为丰富多样。直到1977 年, 美国学者还在抱怨: “迄今为止, 没有一个概念象通识教育那样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, 也没有一个概念象通识教育那样引起那么多的歧义,以致于有的学者认为, 概念的混乱是通识教育实施不力的重要原因之一( A. C. Eurich, 1939) ”。因此, 如何认识通识教育的内涵是本文必须首先研究并回答的一个问题。

全文链接:关于通识教育概念内涵的讨论